金昌信息港

您现在的位置是:首页 > 中学

中学

河源连平话 惠州河源话是客家话还是白话?

2021-06-17 07:44:20中学
惠州河源话是客家话还是白话?對於這個問題,答案很簡單的,惠州河源現在是客家的,以後就是粵語的,鐵定入彀,絕無脫漏。看各自方言發展的勢頭和當前的地位就知道啦。客家話現在其實單單靠一千零一個城市梅州在死撐
河源连平话 惠州河源话是客家话还是白话?

惠州河源话是客家话还是白话?

對於這個問題,答案很簡單的,惠州河源現在是客家的,以後就是粵語的,鐵定入彀,絕無脫漏。看各自方言發展的勢頭和當前的地位就知道啦。

客家話現在其實單單靠一千零一個城市梅州在死撐。梅州,大家了解嗎?它自謂世界客京,客到京都啦還不就是客家人嘛。梅州又號稱是客家人的最終定型地及播遷始發地,世界客家人的精神故園。然而,它位於粵東北部省尾國角,遠離珠三角並且還是全廣東唯一一個不與珠三角接壤的內陸城市,因為離珠三角太遠,外省入粵的交通線路不是專門都不會借道梅州。明朝初開的時候,梅州的前身程鄉縣,即屬於惠州府,並且是當時的惠州十屬之一,之後成立潮州府,又劃了過去,至清朝雍正年間纔脫離潮州府,設立嘉應直隸州。這個嘉應直隸州既開創了清代客家文化的鼎鋒,又經歷了清末革命的衝擊,並且尤其是華僑眾多。梅州市至今仍然是中國非沿海城市之中,旅外華僑最多的一個地方。所以它這個地方的客家話傳播範圍廣闊,成為客家方言的代表城市。然而從它的地理位置,從它的經濟實力來看,用窮鄉僻壤來形容還是“相對”比較準確的。客家文化就靠這麽一個位置偏僻、經濟落後的城市死撐,那麽這座不上規模的小城回饋給客家文化的,就祇能是“不入流的文化”的印象、“代表經濟落後”的印象、“農村大鄉里方言”的感覺、“粗俗野蠻方言”的感覺。

我們當然也可以自我欺騙,說客家文化也一直在大發展,然後點一點深圳、點一點惠州、點一點清遠、點一點韶關、點一點河源、點一點汕尾、點一點龍巖,把客家住的主要幾個地級市名單給點齊了。但事實上客家文化在這幾個城市根本就是若有若無、可有可無的狀態。甚至如深圳這樣平常比較積極擦亮客家品牌的市,一樣沒給客家話任何步入社會上層的半點機會。

惠州,全境以客家話為主。其中龍門、博羅有少量本土粵語居民居住;惠東等地有少量閩語居民居住;惠陽是純客家;惠城、博羅、龍門有混合粵客語的地方土話。龍門縣粵語人基本上能夠掌握客家話;惠東縣閩語人基本上能夠掌握客家話;惠城區土話人基本上能夠掌握客家話;僅僅博羅縣有2個鎮講粵語的人無法使用客家話。從覆蓋率來看,惠州可視為純客區。從人數比例來看,惠州可視為客家主導的多元文化區。並且“惠州話”這個詞,給外地人留下最固定的印象仍然是等同於客家話。惠州在客家領域地位崇高,有客京梅州、家京惠州之說,“惠州”更是海外客家社群中認知度最高的“客屬僑民祖籍地”的名稱,以“惠州”為故里的客家人遠遠超過歸認“梅州”者。

相反“河源話”這個詞很容易讓人聯想到它是指一種少數民族語言。河源位於惠州市和梅州市之間,境內居民100%通行客家話。包括三個方言系、一個次方言系。河源三個方言系是指它包括客家方言系、畬語瑤苗系、閩語方言系,一個次方言系是指客語水源次方言。實際上河源全境通行客家話,包括畬、閩都會講客家話,所以是100%客家區。但相對於“惠州話”一詞說出來就會讓人聯想到客家話不同,“河源話”一詞說出來的時候,給人的第一印象是指少數民族語言。

“惠州話”一詞給外地人的感覺就是一聽就是指客家話。河源市是真正純客家,“河源話”一詞說出來給人的第一印象是少數民族語言。這樣的情況,是耐人尋味的有趣現象。然而盡管如此也沒什麽用,即便惠州河源現在的確是以客家話為主的,但無法掩蓋客家話的沒落頹勢。

這邊廂,客家文化拿一個經濟落後、位置偏僻的城市作代表。那邊廂,粵語文化欣欣向榮,不像客家文化拿不出經濟發達的城市作代表。粵語文化能拿得出手的代表城市不止一個兩個,而且都是響噹噹的“實力派”,如香港、廣州、佛山等。一強一弱的對比之下,廣東省內客家地區的客家文化式微是不可避免的,僅管苦撐者仍會繼續苦撐,隨流者也不乏隨流,惠州河源粵語化是一個大趨勢。在大趨勢下,不單單佔據中國五大方言之一地位的惠州河源客家話會被同化,惠州河源的土話、少數民族語言也不能脫遁。

所以說,這個問題的答案其實很簡單,惠州河源通行粵語是時代的必然,無論是誰搬出土話、少數民族語言來說,純粹祇是鋪墊這個結論。祇有這個結論是鐵定的、不可逆的。